元宵佳節即將到來,2024年龍年春節進入尾聲。這個春節,八達嶺夜長城、模式口“尋龍記”燈會、“溫榆千燈會”吸引了南來北往的游客,世園公園的精彩花會表演也為節日增添了熱鬧和喜慶。作為我國的傳統民俗,花會、燈會一直是百姓喜聞樂見的過年方式,而今又融入了現代的聲、光、電等元素,讓人們在古今交融中感受到了傳統文化的魅力。

(1)“張燈置會”是傳統民俗正月十五“鬧元宵”,傳統的花會、燈會自是少不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每逢春節、元宵節到來,京城就有大大小小的花會和燈會舉辦,為節日增加了不少喜慶。

花會也叫“走會”,是我國的傳統民間藝術。北京日報1957年2月14日3版《蘇家坨的“走會”》記錄了當時舉辦花會的情景:走在前面的是身長一丈多的“獅子”,它用力搖擺著頭,時而滾到這邊,時而又滾到那邊。最引人注意的是兩丈多高的中幡。藝人們一會兒把幡托在手里,一會兒用肘、頭、牙齒托住,他們還能使這個又高又重的幡旋轉起來。高蹺、少林棍、小車會……一檔一檔的花會,邊走邊耍,從午飯過后開始到下午5點多結束,看熱鬧的村民把路堵了個嚴嚴實實,大家對表演贊不絕口。

 

1957年2月14日,《北京日報》3版

那時候,花會在工廠、農村十分盛行,從大年初一到元宵節期間,花會都是重要的節日看點。1959年,大興黃村人民公社就在黃村鎮舉辦了一天的花會,由各村的舞獅、高蹺、旱船、小車、吵子等集中在一起,串街表演,格外熱鬧。(1959年2月3日《北京日報》3版,《工廠工地人民公社歡度春節 多種多樣豐富多彩各得其樂》)就連熱火朝天的工地也少不了花會的敲鑼打鼓聲。1960年,德勝口水庫工地過節不停工,工人們利用業余時間舉行了花會表演,為社會主義建設鼓足了干勁兒。(1960年2月4日《北京日報》2版,《密切配合生產 鼓舞民工干勁》)

 
1957年,千名少年兒童參加了北京市少年宮舉辦的元宵節提燈會。李祖慧攝

城里過元宵節以燈會居多,提燈會便是其中一種。像北京市少年宮就會為少年兒童舉辦元宵節提燈會,走馬燈、獅子燈、金魚燈、小白兔燈、花籃燈……好多都是孩子們自己做的。也有一些出自老師之手,第二十八中學少先隊輔導員就做了火箭燈為孩子們助興。提燈會上,孩子們觀燈、猜燈謎、看演出,還可以提著燈到大街上玩耍,別提多歡樂了。(1957年2月16日《北京日報》2版,《獅馬魚兔皆放光 花燈如晝少年宮》)為了讓市民歡度節日,北京市宮燈壁畫廠也會制作各式小手提燈,并在燈籠上畫上山水、花卉、古典人物畫,供人們選購。(1960年1月26日《北京日報》2版,《彩色燈籠樣式新》)

 
1964年2月21日,《北京日報》2版

規模比較大的燈會在北海公園。1964年,北海公園舉辦花燈游園晚會,永安寺里亮起了慶豐收燈,蠶壇亮起了大白菜燈,此外,園內還有五谷六畜燈和各式蔬菜燈等。因為花燈形式新穎又富有時代特色,燈會舉辦頭五天便吸引了6萬多名游客前往賞燈。(1964年2月21日《北京日報》2版,《北海春節燈會內容新》)

在老輩人心目中,春節、元宵節“張燈置會”,倍添年味兒。

(2)花燈會各有千秋

改革開放后,京城春節、元宵節的花會、燈會更加熱鬧。

1983年春節期間,北京市特種工藝工業公司和東城區文化館聯合在鼓樓舉行了花燈會,共展出500多種造型風格各異的彩燈,觀眾絡繹不絕。人們大飽眼福之余,還能買回家點綴節日氣氛,像太陽神紙燈、彩虹腰燈、水紋瓜燈等,每個售價0.56元。(1983年2月5日《北京日報》2版,《花燈會上選花燈》)

 
上世紀70年代末,大興縣農民在春節期間進行花會表演。王寶琴攝

1984年春節期間,崇文區舉辦的民間花會讓龍潭公園變成了歡樂的海洋。當時,城區舉辦民間花會本就是個新鮮事兒,再加上很多年輕人都沒看過,一下子成了公園的焦點??吹街嗅?、踏車、小車、高蹺等傳統民間藝術,人們顧不上寒冷,紛紛上前圍觀,頑皮的孩子們一會兒模仿踩高蹺,一會兒學著扭秧歌步,逗得路人哈哈大笑。(1984年2月3日《北京日報》2版,《表達不盡歡樂情》)

 
1984年2月3日,《北京日報》2版

從那以后,花會、燈會在京城各區縣迅速發展。1985年春節期間,京城16個區縣舉辦了民間花會調演,不但有70多種、200多檔質量較高的高蹺、旱船、小車、跑驢、龍舞、獅舞、太平鼓、竹馬等傳統花會,還有花鄉花籃、菜農秧歌等新創花會。(1985年2月14日《北京日報》2版,《本市春節群眾文化活動豐富多彩》)1986年,門頭溝、石景山、燕山區除元宵節舉辦大型燈會外,還分別組織了花會。(1986年2月2日《北京日報》2版,《本市春節期間群眾文化活動琳瑯滿目》)

 
1983年春節期間,市民在鼓樓花燈會上買彩燈。胡敦志攝

1987年春節、元宵節期間,北海公園和龍慶峽分別請來“外援”,舉辦了別開生面的燈會。北海公園的迎春燈會掛上了來自江蘇鎮江的2000多盞彩燈,“七品芝麻官燈”“荷花仙子燈”“民族大團結燈”“太白醉酒燈”……各式各樣的彩燈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游人。(1987年1月26日《北京日報》2版,《燈燒月下月如銀》)龍慶峽首屆冰燈游覽會設置了2600平方米展區,里面有高大宏偉的冰建筑、形態逼真的冰雕、玲瓏剔透的冰盆景和瑰麗神奇的冰晶造型。其中,近千件大小冰雕是由哈爾濱的能工巧匠制作的,令人流連忘返。(1987年1月28日《北京日報》1版,《龍慶峽冰燈展覽賞心悅目》)

 
1987年1月28日,《北京日報》1版

漸漸地,花會、燈會成為京城百姓過春節、元宵節的重要活動,有了這兩樣,就有了過年的氣氛。

(3)追求新奇特燈會更紅火

進入上世紀90年代,京城的花會、燈會舉辦更為廣泛,也更富新意,頗有“年年花相似,今朝花更紅”的感覺。

龍潭廟會的主場一直被花會占據,別具特色。據北京日報1992年1月14日2版《龍潭廟會新意濃》報道,當年龍潭廟會的新花會就有40多檔,其中,“西安信子”“撫順滿族秧歌”“江西古典燈戲”等是首次進京,其技藝之高、花活之絕,令人驚嘆。最鮮為人知的是被稱為藝術“活化石”的儺舞。演員們個個戴著古樸神奇的木雕面具,就像是一件件獨特的工藝品,那帶著濃郁遠古色彩的儺舞舞姿,更讓人感受到中國文化的源遠流長。

 
1990年,龍潭廟會上的花會表演《騰龍戰鼓》。李晞攝

1993年12月1日,《北京市關于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的規定》實施,東城、西城、崇文、宣武、朝陽、海淀、豐臺、石景山8個城、近郊區禁止燃放煙花爆竹。自此,京城花會、燈會等文化活動更受市民青睞。

 
1994年3月1日,《北京日報》6版

1994年正月十五,朝陽區樓梓莊鄉大道上鑼鼓喧天,數十花會載歌載舞,數萬人觀看了高蹺、小車會、獅子會等表演,人群中不時傳來擊掌叫好聲。(1994年3月1日《北京日報》6版,《朝陽區花會鬧元宵》)1995年春節期間,昌平的花會表演加上了老年大秧歌,延慶的花會調演有上千人參加,觀眾達到六七萬人。還有平谷的“百檔花會鬧新春”、房山的“龍騰虎躍奔小康”等花會表演,都讓人們在熱鬧中感受到了濃濃的年味兒。(1995年1月6日《北京日報》1版,《春節期間群眾文化活動豐富多彩》)

 
1995年1月10日,《北京日報》5版

燈會也辦得一年比一年紅火。1995年正月初一至正月三十,一向溫文爾雅的大觀園舉辦了“黃河文化藝術燈會”,34組高、新、奇、特的巨型彩燈把這座古典文化園林裝點得五彩繽紛,令游客們大飽眼福。(1995年1月10日《北京日報》5版,《新春大觀園火樹銀花不夜天》)1999年,北京舉辦了五大新春燈會:東岳廟“燈豐照吉”燈會、燕山元宵節燈會、平谷人民公園新春花燈展、延慶龍慶峽冰燈藝術節和昌平龍脈民俗燈會,其中,人工編扎、彩繪的手工民俗燈彩精致、可愛,冰磚壘砌、加工的巨型冰燈雕塑氣勢恢宏,讓首都節日的夜晚格外璀璨。(1999年1月27日《北京日報》8版,《歡樂祥和迎新年》)

那個年代,花會、燈會將春節、元宵節的歡慶氣氛推向高潮,是首都市民過年的好去處。

(4)傳統燈彩照亮現代生活

進入新世紀,京城日益重視節日習俗,花會、燈會恢復了不少老傳統,人們在古今交融中感受到了傳統文化的魅力。

2002年,燕山地區元宵節燈會展出了千盞彩燈,既有30多米高的長城火箭發射燈,也有以民間傳說、古典小說、戲曲為題材制作的彩燈。燈會集光、聲、電于一體,為民俗增添了時尚。(2002年2月23日《北京日報》5版,《京郊紅火鬧元宵》)

 
2007年3月9日,《北京日報》20版

2007年正月十四,一場名為“燈彩江湖”的視覺盛宴在朝陽區大山子藝術園區的706大廠房里炫目拉開。走馬燈、宮燈、紅慶燈、龍燈、動物象形燈等50盞手工扎制的北京傳統燈彩作品用料考究、扎制規整、彩繪精致、典雅華貴,并融入了現代的聲、光、電、機械等元素。觀眾震撼之余紛紛留言,“今生才見真正花燈會也”“民族瑰寶,異彩紛呈”“京味燈彩實在是太酷了”……(2007年3月9日《北京日報》20版,《融入現代元素 再現傳統精華》)

具有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花會表演令觀眾大開眼界。2010年正月十五,在昌平區永安公園文化廣場舉行的花會表演中,舞龍舞獅、鼓舞、高蹺、小車會等20多支花會大展風姿,后牛坊村花鈸大鼓、漆園龍鼓、澗頭村高蹺三項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更展示了獨有的魅力。(2010年2月27日《北京日報》8版,《京城十大燈會花會鬧元宵》)2012年春節期間,北海公園在多方考據和傳承人的協助下重現清朝皇家內八檔花會,這是清朝各部官員在節日慶典時為皇家奉獻的表演,失傳已久,精彩的表演吸引了很多觀眾。(2012年1月19日《北京日報》9版,《31項廟會燈會比拼文化魅力》)

 
2012年1月19日,《北京日報》9版

2018年正月十四,門頭溝齋堂鎮靈水村恢復了中斷80年的轉燈習俗。昔日的高粱秸稈換成了塑料管,黃泥燈盞變成了LED節能彩燈,紙糊的燈罩變成了喜慶又美觀的大紅燈籠,舉辦場地也從田地里挪到了硬化的水泥廣場,不過,燈陣的布局沒走樣,村民、游客在此體驗到了迎春祈福的快樂。(2018年3月6日《北京日報》11版,《沉寂80年 靈水再“轉燈”》)

2019年元宵之夜,故宮94年來首次點亮午門,圓明園皇家燈會映照故園情濃,德勝門、永定門的創意燈光秀讓中軸線有了別樣的美感……傳統燈會與現代燈光秀相結合,光影交錯,精彩絕倫。(2019年2月20日《北京日報》8版,《在燈火元宵中感受傳統文化復歸》)

 
2019年元宵節,故宮博物院建院94年來首次舉辦“燈會”,紫禁城古建筑群首次在晚間被較大規模點亮。鄧偉攝

2024年龍年新春,模式口“尋龍記”燈會早已開啟,游龍在虛擬場景中翩然游動,仿佛即將騰空而起;擁有400畝超大空間的“溫榆千燈會”,吸引了南來北往的游客;世園公園除了每天上演精彩花會,還將在元宵節當天挑選24支優秀花會隊伍同場競技……

火樹銀花不夜天,流光溢彩映華年。元宵佳節即將到來,春節交響曲中這段最后的高潮樂章將成為人們難忘的京城元宵記憶。

資料來源:京報集團圖文數據庫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記者:賈曉燕

流程編輯:u029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版權侵權聯系電話: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