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5日,當我國著名麻風病防治專家李桓英走完了她101年人生旅程的時候,世人再次將目光投向這位共和國的時代楷模。她于盛年放棄優裕生活和工作條件,毅然從美國回到最需要她的新中國。她終身未婚,無兒無女,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歲月中,將自己的診臺安放在云南、山東、貴州、四川以及全國各地麻風病最嚴重的窮鄉僻壤,無怨無悔。那么,她有著怎樣的人生經歷?是怎樣的精神追求使她甘于寂寞,無私奉獻自己的全部才智和力量?李琭璐的長篇報告文學新作《蒼生大醫》帶領我們一同感悟。

從作品對李桓英家世和成長進行的回望中我們不難看到,她的祖父、父親到后來的李桓英,祖孫三代報國之志一脈相承。李桓英的祖父寧死不屈服于日寇,給李桓英精神影響最大,他們的言傳身教以及中國優秀文化傳統的熏陶,對于形成李桓英堅韌不拔的人格風范、服務蒼生的濟世理想產生了決定性影響。李桓英作為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優秀畢業生,之所以能夠舍棄為世衛組織工作的優厚待遇,穿過重重阻礙回國服務于困難極多的公共衛生領域,就在于她有著報效祖國、大愛無疆的信念支撐。作品對這位蒼生大醫偉大思想境界的深入探尋,有著巨大的說服力。

麻風病與梅毒、結核并稱世界三大慢性傳染病,曾經是醫療界令人聞風喪膽的禁區。蒼生大醫,救人水火,專業為要,李桓英在自己的醫療實踐領域中所始終秉持著的精益求精、不迷信成規、不迷信權威的專業精神,在作品中得到了充分彰顯。她在探索麻風病有效治療過程中,堅持實踐出真知,面對鐘惠瀾和馬海德等業界頂級名家的懷疑,敢于堅持真理。她善于借鑒國外先進經驗,成功推行世衛組織推薦的利用利福平等三種藥物聯合化療的治療方法,于1983年率先用短程聯合化療方案在云南西雙版納州勐臘縣曼南醒麻風寨,進行中國首例現場防治試點;1985年在云、貴、川三省全面推廣,得到廣泛認可;1994年建議在全世界各國推廣,短程聯合化療完全成功,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目前,麻風病在我國絕大部分省份已被基本消滅,成為可控、可治的普通疾病,這一輝煌成績,離不開以李桓英為代表的幾代防治工作者的共同奮斗,作品記敘了這種貢獻的來之不易,讓人讀后心生敬佩。

醫者的偉大的品格還在于以自己的專業實踐對患者施以最大的人文關懷。李桓英于濃厚的學術氛圍中,早早在心中播下了做“萬人之醫”的種子。作品細致書寫了她連續十多年親自深入麻風地區,對接受治療的病人進行觀察研究所付出的艱辛。比如她極力支持對麻風病人應該開放,實行院外規則治療,在治療中正常就業、就學,使患者過正常人生活,讓患者深受感動。她積極宣傳麻風病是一般傳染病,對麻風病人不應嫌棄,不應隔離,應及早發現,及時聯合化療等,一點一點消除人們對麻風病的偏見,體現了她獨特的人文關懷,是留給醫者醫療實踐的重要精神財富。

作品時間跨度大,涉及人物眾多,敘事從容不迫,對其家世的回顧更是感人至深。由對云南勐臘縣刀劍新如何從“鬼”變成人的故事,揭開麻風病的神秘與危害,驚心動魄。作品既有對宏大歷史現場的描述,又有對于充滿煙火氣的生活小事的刻畫,善于用不同人物與李桓英的交往小故事,以大量細節,為讀者勾勒出李桓英敢愛敢恨、心直口快、風風火火、率真幽默的個性,很好地揭示出這位蒼生大醫何以用自己的博大、真誠、謙遜、平凡,鑄就了事業的不平凡。

(作者為中國作協文學理論批評委員副主任,《文藝報》原總編輯)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版權侵權聯系電話: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