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隆福寺蟾宮電影院南邊有一個中國書店。在它旁邊有一溜舊書店。1957年我發現了這塊寶地,每次我來到這里就像游泳者撲進了海洋。一直讀到眼睛花了、腦子迷糊了,望窗外路燈都亮了,竟不知今夕何夕!

在那片書海中有三本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第一本是一個折子式的書。拿在手里就聞見似有似無的淡淡清香。因為封面和封底都是檀香木做的。打開一看,書名是《燕子箋詩抄》,內容竟是手抄的明清艷詞。前言之尾寫著光緒XX年識。而令人驚訝的是每列字的右側都有一列速記符號!那可是清朝的毛筆速記呀。1896年出版的《傳音快字》是漢語第一種速記法。雖然這本書現在還健在,但是使用這種速記用來注音的手抄本可是太稀罕了?,F在回憶起來,那書里用的就是這種速記符號。只可惜我沒買下來。

毛筆速記

 

第二本是辛亥革命前武昌新軍的掃盲教材,這是一本油印的小冊子。封面和封底都殘破不全了。內容是“軍人為什么要識字;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特殊的是它用一種稀奇的字母注音。那種字母既不是拉丁字母也不可能是1918年頒布的注音字母。而是一種好像蘇州字碼式的符號。后來我查遍了漢字注音史也沒有發現對這種神秘字母的記錄。如果保留下來,它能填補歷史記錄的空白,那是多么珍貴的史料??!但遺憾的是我沒有把它買下來,因為我以為以后還會有這樣的書店。

注音字母(1918年頒布)

ㄅㄆㄇㄈ?ㄉㄊㄋㄌㄍㄎ?ㄏㄐㄑ?ㄒㄓㄔㄕㄖㄗㄘㄙㄧㄨㄩㄚㄛㄜㄝㄞㄟㄠㄡㄢㄣㄤㄥㄦ

蘇州字碼

 

第三本書是一本沒有封皮的小冊子。其內容是明清俗曲的唱詞,有很多曲牌。我記得的只有幾個跟單弦里同名的曲牌,例如“寄生草”、“銀紐絲”等等。書中還有京韻大鼓的鼓詞“層層見喜”:山長著青云云罩山,山有青松松靠庵。庵觀以內藏仙洞,洞旁松柏甚可觀......但是這并不足以讓我吃驚。讓我吃驚的是它用反切的方式注音。雖然反切產生于東漢末年,而且反切話也并不太稀奇,從前它流行于商人之間和幫會之中,但是見于文字的只有《說文解字》和韻書里。這種用反切給曲藝唱詞注音的書實在太罕見了。同樣可惜的是我也沒把它買下來。我覺得這樣的東西不會消失的,沒有預料到它的珍貴性。沒想到第二年這類書店就不見了!讓我遺憾了六十多年!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版權侵權聯系電話: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