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龍抬頭,暖風拂面,龍年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隨著春天一起到來的還有另一個好消息,大運河張家灣遺址及通運橋文物保護與修繕工程,以及周邊環境整治工程已基本完工,城墻古橋同迎春。

橋:“細功夫”釋讀歷史密碼

如虹長橋俯臥河面,是張家灣人公認的美景,通運橋修繕保護是本次工程的重點,受到各界廣泛關注。

今天人們看到的蕭太后運糧河開鑿于遼代,是北京歷史上記載的第一條人工運河。張家灣古城墻與通運橋均因河而生。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初春,為保衛漕河、拱衛京師,加強防備蒙古兵侵擾,修筑張家灣城城墻,并在南門外建起一座木橋。木橋不堪車馬重負,于是在明萬歷三十年(1602年),修橋專家陳進儒受命主持監造新的石橋,即通運橋。

此次的大運河張家灣遺址及通運橋的文物保護修繕距上次修繕已有20年,城墻及石橋已出現石材風化殘損、墻壁歪閃等情況,存在塌方危險。遺址周邊曾常年為閑置用地,缺乏維護,對文物也構成嚴重威脅。為保護文物的真實性、完整性及可延續性,通州區文物管理所對張家灣城墻遺址西段實施整體保護修繕和城墻及通運橋周邊環境整治。其中,文物保護修繕工程于2022年9月開工,2023年5月全面完工,2023年11月通過驗收;周邊環境整治工程于2023年5月開工,當年12月主體完工。目前,修繕及周邊環境整治均已基本完工,面向公眾開放。

年近七旬的曹志義是土生土長的張家灣人,這座橋的每一點變化,他都看在眼里。“五十多年前,這橋上還有車轍,足有二十多厘米深,能伸進小臂。老人告訴我們那是行糧運貨、馬走車軋,留下來的印記。后來隨著上橋的車馬減少,以人行腳踏為主,溝壑才逐漸變淺了。”曹志義對古橋的橋況非常了解。“原先橋面有不少破損,溝壑深淺不一。這是因為橋面石頭軟硬度不同,天長日久,車輪軋出高度不一的溝槽,較軟石頭上的車轍越來越深、越來越寬。”

如今通運橋面已不見崩裂碎石,但深刻橋上的一道道車轍、一個個馬蹄窩清晰可見。從這些印跡中依稀可見張家灣“大運河第一碼頭”的輝煌歷史。為了再現通運橋風貌,此番修繕可花費了不少功夫。

橋上300余塊石料,其中有70多塊新補石料。為了重現橋面轍印縱橫的標志性景觀,修繕團隊將老石料上的溝印一點點“復刻”到新石料上,精細對比形狀和深度,打磨好一塊就需要一個月左右。約三分之一的新石料都要經過這番“磨練”,才有今日橋上的古韻再現。

古橋的設計、用料、裝飾蘊含著豐富的歷史信息和精湛的傳統工藝,比如橋南的雁翅金剛墻上就藏著古代工匠的智慧巧思。這墻看似普通,細看您會發現石料之間嵌有一個個蝴蝶結形狀的鐵塊。這種小鐵塊叫作燕尾榫,又稱銀錠榫、木銷拼接榫、蝴蝶榫,其結構兩頭大、中腰細,因形得名,是中國古代常用的榫卯。其主要用于兩板間的拼合和結構性開裂的修復,起到拼接和加固的作用,用在雁翅金剛墻上,便能保證石料穩固拼合。

墻:“保護罩”全方位遮風擋雨

文物保護講究“修舊如舊”,當人們來到張家灣城墻下,看到的似乎仍是一段“殘垣斷壁”,細瞧才知處處皆功夫。走近城墻,可見墻縫間、墻頂上都覆著一層已干的白泥,部分缺損處也補上了新的城磚。腳下的路平整結實,不用再擔心一踩一腳泥。

張家灣城墻遺址與通運橋修繕項目副經理呂欣介紹,城墻修繕重點在于修復和避免西側城墻受雨雪侵蝕。雨雪長期沖刷、積存,使雨水逐漸滲入墻體,導致城磚酥堿,穩固性降低,特別是南向墻面為墻芯部分,沒有城磚保護,受侵蝕程度較北向墻面更深?,F在人們仍能在南向墻面找到較嚴重的墻磚缺損處,深入墻體的深度幾乎與人的手掌一邊長。

修繕工作刻不容緩。修繕團隊在破損嚴重部分進行城磚補砌、更換,采用傳統方法調配白灰膏填抹表面,為城墻披上“雨衣”,避免雨水積存下滲。團隊還在城墻底部兩側各鋪設一條散水及滲水槽,從表面到下層按鵝卵石、細石子、沙子順序填充,雨水經過散水,可經過兩槽直接滲入土壤。滲水槽外側還修建了一道擋土墻,能夠保證城墻兩側土方不會因雨水沖刷而流失。

景:新場地期盼春色滿岸

現在城墻兩側的景色煥然一新。曾經的渣土垃圾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起伏平緩的坡面。地面延伸出兩條步道,城墻南側為塑木地板,北側步道為碎石地面,沿墻而行合為一整條環道。步道邊設置照明燈,居民可夜游蕭太后河,聽流水潺潺,享夜晚寧靜。

環道中間還設置4處休息平臺和2處觀景平臺,分別承擔近觀遺址細節、河道觀景、景觀轉折過渡、俯瞰城墻全景等功能。其中城墻北側設置一處懸挑平臺,可以盡情眺望青碧河水和古樸城墻。步道、平臺相銜,使步道兼具沿河、環墻游覽特色,便于游賞。

步道沿線增種樹木,挑選白樺、旱柳、碧桃等植物,再過一段時間,人們就能在綠蔭繁花間賞春。本次景觀提升也對石碑廣場、東段城墻北側道路及停車場進行優化。有了方便的停車場和開闊的活動場地,不少人在這兒跳廣場舞、健身操、??罩?hellip;…

情:“月牙痕”喚醒童年回憶

曹志義沿著平整的景觀步道繞墻而行,來到通運橋頭,輕拍欄桿,回憶往事,感慨萬千。

“從橋上留下的印跡能夠看到曾經的生活。走過這些車轍,好像就能看到前輩或肩扛手提、或登車駕轅,往來運送漕糧。你看橋頭欄板上的月牙形凹痕,那是以前附近村民在這里磨鐮刀,大家一起去地里干活。”曹志義說道。

幾十年前,當時張家灣鎮村村民的田地都集中在河東頭。那時候下地干活的路只有一條,就是向北通過通運橋,沿著城墻東行再過一橋,才能到自家田地。來往的農民在這兒找到了磨鐮刀的好地方,通運橋欄板較高,方便使勁,且石頭細膩,磨出來的鐮刀又利又快。時間一長,就形成了痕跡。后來南邊蕭太后河和涼水河匯流處建了新橋,大家才不必舍近求遠。

不過通運橋和城墻下仍然熱鬧。城墻下常常坐著曬太陽的老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扯閑篇兒。

據《通州故事叢書》之《張家灣古鎮那些事兒》記載,從前通運橋下還有漁船。帶篷的船從文安洼或白洋淀遠道而來,不帶篷的多是本地打魚人。外地漁民吃住在船上,柴鍋泥灶,貼餅子熬小魚,有時還來二兩小燒。趕到“放鷹”的日子,橋上、岸上站滿了人,看魚鷹被長竹竿驅趕下河,漁民“喔吼喔吼”著,一條條大魚被魚鷹捉起,河里岸上都是興高采烈。

蕭太后河漲大水時更熱鬧,大石橋是大人們扳魚、小孩子跳水游泳的高臺首選。滿河滿沿的水漫到城墻根底下,塞滿了兩個橋洞,中間大橋洞只剩個大月牙。男孩子們從橋欄上向下跳水,“直桿落”“大斜茬”“砸抱腿”,一個猛子游出一里地……人與這墻、這橋唇齒相依,春來無跡,而人過有痕。

 

本版攝影 唐建

來源:北京城市副中心報

流程編輯:U032

如遇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相關文章刊發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版權侵權聯系電話:010-85202353